回到顶部

失眠夜神智不清的碎碎念

现在是凌晨3点半
惯性失眠
听了一晚阿信的《纯真》
越听越无法平静 难过 挣扎

翻翻手机看到soul这个app
很久没打开了
随手点开一个对话
聊了没几句 陌生人也要睡了
却在睡前说了鼓励我的话
道了晚安后
又分享了一首《繁华的风景》给我
“分享一首歌 给你 适合安静的时候听”
“晚安”
真是温柔的陌生人啊

音乐真的很神奇
替换掉《纯真》
这首安静的音乐
逐渐抚平了不安定的心


突然想到了
晚上10点多在加班
表姐打来的一通电话
姥姥最近在姨母家 
也只有姨母家与我关系最好的表姐有我的联系方式

表姐电话交给姥姥 姥姥第一句便是:
“琬瑜,想我没有”
“这么长时间都不给我打个电话也不想我吗?”
一瞬间呆掉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竟感到十分难为情 一时无法回答 
用“嗯”遮掩掉我的无措 迅速转换了话题 
聊了十余分钟姥姥要休息便结束了通话 
继续沉迷工作
直到现在才开始细想这个问题

上一次和姥姥见面是什么时候
2年前?
不对不对还要更早 
约莫是18岁的时候吧
现在 我竟然
22岁了
..

模糊的记忆中
18岁的我
心还是很鲜活的还能扑通扑通跳动着
没受过爱情的折磨 没见过太多社会的险恶
天真的像一只小白兔 虽然也有点小小的叛逆
可那时候
还是能说出肉麻的撒娇的话
还能抱着姥姥的手臂安稳的睡着 在大人们眼里还是个小朋友
或许那时候 是最后可以做孩子的时光了吧 

竟然四年了 时间可真快
好吧我不是想说这个的

这四年间是什么时候 
开始对爱 想念 喜欢 这些词语和身体上的接触感到排斥的呢

欧尼酱吗
今年4月份才认识
却令我一见钟情
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了吧
他是像家人一样 有安全感让我想要亲近
会自然而然的撒娇并开始考虑未来想要结婚的人
可上个月我们不再有来往了 
他突然恋爱了
我不能再和他保持联络
虽然至今还是会很难过 

(在这里 我以为我活过来了 可是匆匆而来过后又死去了


提子吗
认识提子是在14年吧?
16年开始恋爱的?似乎是的 是在6月份的某一天
没想到他小我那么多 想着网恋而已 却一不小心谈了近两年 
对他并没有心动的感觉 这是事实 
好像很没良心 真是坏女人啊
他很好 可是和高中生恋爱总有种无形的压力 虽然他很成熟
异地 很少见面 一开始见面的时候是有开心过的
他是血性的 冲动的 热情的 真诚的 毫无保留的
这使我喘不上气以至于没有力气回应他同等量的爱
我的人生有点曲折 生存问题已经让我疲惫不堪
于是开始逃避 这使我越来越冷漠和不耐烦 
冷暴力成为我后来常使用的手段
对亲密的话语和身体接触开始感到排斥 
也许从一开始就是排斥的
只是刚开始还有一点爱的成分在里面 会忍受 配合
后来无法忍便受开始编造谎言敷衍
再后面矛盾升级就是冷暴力和直面的拒绝 
于是在今年三月底 他攒够了失望后 彻底离开我了
哭了两天 明明毫无感觉 泪却控制不住 
也仅仅是两天 便恢复了正常 这点我觉得很对不起他 
也后悔过 曾无视他脆弱的内心和真挚的温柔 
没有做好一个称职的初恋女友 给他带来不美好的回忆 
使我深受道德层面的折磨 这是给我的惩罚 我接受

(在这段感情里逐渐发酵 升温到了极点 爆炸然后苟延残喘


如梦吗
啊 这个人
我都快忘记了 毕竟太久远了 是18岁去往南京时候开始的
我的初恋
是让我一切热情 天真 美好绽放和毁灭的人
他的感觉和欧尼酱很相似 像家人一样有安全感 我很爱他
是的 我第一次爱和唯一深爱过的人 
(你看看时间多神奇 区区两三年 已经几乎忘记他了 时间可真是良药啊)
他有自己不能言说的痛苦和与众不同的人生 
我无法承担他的折磨 也无法与他共度余生 
我只知道当时爱惨了他 
分开后失魂落魄了两个月或许更久 那是我最痛的一段时光
所幸 已经过去了
如梦 那些年 ..还是谢谢你 希望你以后过得好

(或许是从这时候开始的吧 已经有什么开始在酝酿着了















 
 
评论
©CAN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