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1 2 3 4 5


我们都在成长
也没有在一起的可能了

总还是有些不甘心
遇到与你相似的人
总想去试试
看能不能得到你给我的那种感觉

与你相遇的这段时光
我想是有利用你的成分在里面的
让自己被情绪所主导随欲而为

做出认真喜欢一个人时出于本能不加修饰的一切举动

看看会暴露出哪些问题
并加以改善



当然并非一开始就有这个目的
起初
大脑还是理智清醒的
当我发现喜欢上你的时候
我知道糟了
有些细小的行为我常常做出之后感到后悔
随着这份喜欢逐渐升温
问题也越来越多 
我有点控制不了大脑
克制自己好像很困难
不知道这是因为你太有魅力还是我本身自制力太差

于是
又因为一些不恰当言论说出并后悔开始反省的一个深夜
经过当时暂且难得冷静时候的自我分析
得出了要不就随性而为吧
趁着年轻尚有精力为情爱折腾
抓住这难得的试错机会让自己任性到底
暴露自己所有缺陷与问题日后统一...

我们确实有差距
与物质方面关联不大
是我自身的无知与相当相当匮乏的知识
使我们无法深入沟通并发展下去
最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真是太遗憾了
可还是很喜欢你
很喜欢
很喜欢
..

与你相处的那些日子
像树干摸不到的飘逝落叶
云朵挽回不了降落的雨滴一样
逐渐消散
怎么也留不住
无能为力
只能留下文字照片之类
让自己还能记忆起来的关联物

试图用这些来不让自己忘掉你

真的是
太悲伤啦

天亮了
睡不着
就干脆不睡了吧
起来烧一壶热水
慢悠悠的洗漱
水烧好了
倒一杯热水放凉
上楼

看着窗外大大的太阳
还是脱掉了裙子
把头发扎在脑后
穿上大大的白T恤
浅蓝色的长裤
拎着纯白色帆布包
套上奶油色短袜
戴上浅蓝色渔夫帽
下楼

喝掉冷好的一大杯白开水
再吃掉一碗泡好的水果麦片
漱口 擦干
抹上淡淡一层口红稍显气色
手机 耳机 浅灰色遮阳伞
穿上奶咖色帆布鞋
出门

真热啊

不过 天气真好
去石湖边散步?没去过怎么走呢
唔 可是家里没有生抽鸡精了
蔬菜倒还有很多 中午想吃五花肉
那还是去菜市场吧

突然好困 不写了 有时间再补
至于为什么写这个 有点无聊的 记录
那是因为 太久没起过这么早并出门了


这是前几日拍的
与两个即将离开苏州的同事一起
也是我第一次看的日出
22年啊
每天都轻易能看到的景象
却第一次在这种情形下看到
真是惭愧
并感到不可思议

平时总是吵吵闹闹的她们即将离开
接下来很久的时光
恐怕没有机会再去看了吧
毕竟
自己一个人呆着还是蛮危险的
这是个充满意外的社会
就算是我杞人忧天但还是算了吧
来日方长嘛

不知道
下一次看日出
身边的人会是谁呢
(笑

不断的
不断的
不断的
...

憋着一口气
一点一点
剔除掉
不安分的
浮躁的
杂乱的
所有想法与情绪

...

拜托
快一些
沉静下来吧

失眠夜神智不清的碎碎念

现在是凌晨3点半
惯性失眠
听了一晚阿信的《纯真》
越听越无法平静 难过 挣扎

翻翻手机看到soul这个app
很久没打开了
随手点开一个对话
聊了没几句 陌生人也要睡了
却在睡前说了鼓励我的话
道了晚安后
又分享了一首《繁华的风景》给我
“分享一首歌 给你 适合安静的时候听”
“晚安”
真是温柔的陌生人啊

音乐真的很神奇
替换掉《纯真》
这首安静的音乐
逐渐抚平了不安定的心

突然想到了
晚上10点多在加班
表姐打来的一通电话
姥姥最近在姨母家 
也只有姨母家与我关系最好的表姐有我的联系方式

表姐电话交给姥姥 姥姥第一句便是:
“琬瑜,想我没有”
“这...

又读了一遍扶桑
以为内心会平静不起波澜
只仅仅是重温一本书而已
以往每次读都会被扶桑与克里斯的爱情打动而泪目
距离上次重温这本书大概有一年以上了吧
一年可以改变的东西太多了
尤其是心智越来越成熟以至于有点淡漠人情
这一次连自己都惊讶到
第一次正视了扶桑与大勇之间的情感与羁绊
竟然比扶桑与克里斯之间的爱情更让人动容 深思
也第一次开始对婚姻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

这是睡前碎碎念

大致算了下 来苏州大半年了

由于工作和住处就在同一座楼 导致十分怠惰

本来也没什么 宅嘛 挺悠哉的 做个咸鱼似乎也挺舒服 (啊呸

可是近几个月开始有了野心和目标(说是近来才有也不对 有这些想法很久了 只是在来苏州之前生活太过动荡不定而无法实施罢

这大半年的日常呢不过就是工作 打游戏 谈恋爱 偶尔看下书 (真是愚蠢的生活方式啊 白白浪费这么多时间

期间失恋了两次 最近的一次由于太受打击导致游戏也没心情玩 于是下定决定专心学习 工作 (感觉逐渐步入正轨了呢!

舍弃游戏之后便空出来很多时间 全部用来学习是不现实的(不是因为懒哦 总要有一些兴趣来缓解学习工作后的疲惫 中和一下才不至于太无趣

而且一直...

©CANAN | Powered by LOFTER